<acronym id="x631g"><strong id="x631g"><address id="x631g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<track id="x631g"><strike id="x631g"></strike></track>

    1. <table id="x631g"><strike id="x631g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<acronym id="x631g"><label id="x631g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2. 播放記錄

      斗膽審判華語電影

      時間:2024-05-11 08:05:00閱讀:47684
      2024年之后已經整整4個月,但真正意義上讓我觸動的電影只有兩部:《九龍城寨之圍城》和《老狐貍》。而這兩部電影又形成了某種對照,因為它們分別來自香港和臺灣。言外之意,我們是缺席的。平心而論,這兩部電影
      斗膽審判華語電影

      斗膽審判華語電影

      1/5

      2024年之后已經整整4個月,但真正意義上讓我觸動的電影只有兩部:《九龍城寨之圍城》和《老狐貍》。

      而這兩部電影又形成了某種對照,因為它們分別來自香港和臺灣。

      言外之意,我們是缺席的。

      平心而論,這兩部電影算不上完美,缺點也都顯而易見,但它們讓我思考了許多關于華語電影的東西。

      我們總是能意識到如今環境下的藝人斷層,但其實更應該被關注的是導演的斷層。畢竟,藝人是依附于導演而存在。

      幸好,《九龍城寨之圍城》和《老狐貍》讓我看到了希望。

      前者的導演是鄭保瑞,后者的導演是蕭雅全,一個繼續了香港傳統的“盡皆過火,盡是癲狂”,一個發揚了臺灣堅持的“透視社會,人文關懷”。

      動作電影的回魂,代表著不想認命的倔強。

      現實電影的耕耘,代表著沒有停止的反思。

      我第一次注意到鄭保瑞,是因為《狗咬狗》。第一次確定他有作者潛力,是因為《意外》。

      最近,他又接連貢獻出《智齒》《命案》《九龍城寨》,在變幻莫測的局勢之下,為香港電影撐住了門面。

      當杜琪峰放緩腳步,可以放心的是,現在的鄭保瑞,完全有能力接過銀河映像的衣缽。

      我們能發現,《九龍城寨》的幕后臺前都有大量的年輕人。

      就像鄭保瑞自己所言:“后輩機會不多,但他們也還在堅持,我有機會拍電影,就非常想讓他們參與。我不知道他們的未來怎么樣,但我希望讓他們知道自己有路可走?!?/p>

      鄭保瑞受過杜琪峰的恩惠,現在又以同樣的方式形成良性循環?;蛟S很快,又會出現下一個鄭保瑞。

      我相信,很多人都會羨慕他們的格局和擔當。

      再聊蕭雅全,他是侯孝賢的眾多門徒之一。正如魏德圣,之于楊德昌。

      每次蕭雅全和侯孝賢致謝,侯孝賢都回答“不必”,如果真的想謝,就去幫助別人。

      這篇文章寫到此刻,我是有點淚目的。

      本來蕭雅全的創作路線,是圍繞著實驗電影和小清新文藝片展開。但最近他的電影,分明是靠攏在了現實主義題材。

      當侯孝賢徹底退休,值得欣慰的是,后來者沒有放棄所在地的擅長和文明,從容向前。

      很難想象,如果失去這些導演的作品,我們氣若游絲的電影文化,會有怎樣的傳承,還有沒有底氣告訴世界:華語電影依舊活著。

      反觀我們自己,只剩下拉幫結派和一片狼藉。

      可是,我們有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,有如此頂尖的教育環境,有如此繁榮的市場。為什么,就是很難出來優秀的導演呢?

      賈樟柯說過:“在中國的文化里面,年輕人天生就是弱勢群體,對年輕人有種傳統的不信任,年輕人面臨的不信任也是巨大的壓力?!?/p>

      很多年前,大陸只有國營制片廠才具備拍電影的權利,否則就視為非Fa,即便你能進入其中,也有年齡和資歷的限制,所以需要付出耐心的準備和漫長的等待。

      如果當初恪守規矩,是不會有現在的張藝謀、陳凱歌一批第五代導演。

      比如《一代宗師》里的葉問,也是在宮寶森力排眾議之后,才會有出頭之日,才會有機會收下李小龍,才會有詠春走出國門,才會有名揚四海。

      得益于前輩的幫助才有了如今地位的那幾個大陸導演,在自己遲暮之際,理應以扶持新人回饋行業為己任,但他們都拒絕了遠見和開闊的胸懷。

      現在回想《九龍城寨》里的幫派大佬龍卷風,可以不拘一格地把權力交給下一代的手中。

      同時還在權力更替的過程中,解決上一代遺留的問題和麻煩。

      這是否都印證著,我們的狹隘呢?

      陳丹青說:“現在的年輕人有苦說不出,他拼不過上一代,可是現在又特別商業,特別功利,所以得很卑鄙,很狡猾,需要低眉順眼,想盡辦法才能撈到一筆?!?/p>

      除了自媒體的身份以外,我也是一名新人導演。我太清楚,想用一己之力對抗病態的市場和森嚴的環境,是多么的困難,畢竟,它們頑固,又堅不可摧。

      大陸年輕電影人的沮喪和迷茫,又有誰會仔細聆聽呢?

      大明劫》里有句臺詞:“WoChao積弊已久,非一味猛藥可以痊愈?!?/p>

      華語電影,也是如此。

      相關資訊

      評論

      • 評論加載中...

      首頁

      電視劇

      返回頂部

      電影

      會員中心

      av免费观看精品_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_国产成人情趣视频免费_久久精品国产品牌三级片